简约军事网_冲锋衣裤子

简约军事网

2021-09-20 13:12:42 作者:简约军事网

  简约军事网来自简约军事网容言玉用的是传音,因而(er)旁人并(bing)未听(ting)到,只有裴羽墨听(ting)到了。

正因为如此(ci),裴羽墨感(gan)觉(jue)到自己(ji)的脸蛋在发(fa)烫,忍不(bu)住在内心暗(an)暗(an)唾弃自己(ji)。

明明也看(kan)过(guo)了这么多(duo)的美男,自家的六哥(ge),也是帅得惨(can)绝(jue)人寰,令人窒息。

怎么到了容言玉这儿(er),自己(ji)就(jiu)受不(bu)住了呢?

她真是太没有出息了!

裴羽墨在心里快速的鄙(bi)视了自己(ji)一万次(ci),表面上依然是脸蛋酡红(hong),但(dan)却带着平静(jing)的模样。

容言玉看(kan)着裴羽墨极力保(bao)持(chi)平静(jing)的模样,眼底闪过(guo)了一丝(si)笑意。虽(sui)然与裴羽墨相处的时间,其实还(huai)算不(bu)上太长(chang),但(dan)已经(jing)足够(gou)他(ta)了解(jie)面前这个(ge)人儿(er),他(ta)知道,墨儿(er)只是表面上瞧着很(hen)坚强,其实她的内心,很(hen)温柔。

这样的人儿(er),恰恰很(hen)容易被(bei)一些简单(dan)的快乐和幸福(fu)所打动。对(dui)于容言玉来说,在面对(dui)这充(chong)满诱的惑(huo)的世界(jie),这样的品性,是难能珍贵(gui)的。

他(ta)见识过(guo)太多(duo)的所谓的贵(gui)族小姐(jie),皇(huang)室闺秀,表面上矫(jiao)揉做作,似(si)乎(hu)对(dui)什么事情都(du)不(bu)在意,其实暗(an)地里,都(du)希望自己(ji)能够(gou)青睐她们,这会充(chong)分(fen)满足她们的虚荣心,满足她们对(dui)权力,对(dui)地位的追求。

没有一个(ge)人的骨(gu)子里,是不(bu)希望自己(ji)的身份(fen)是高(gao)贵(gui)而(er)受人敬(jing)仰的。

即便是女子,她们寻找更(geng)好(hao)的夫(fu)婿,不(bu)也是因为,夫(fu)婿的地位更(geng)高(gao),她们的面儿(er)上就(jiu)更(geng)有光(guang)吗?那些女人,又虚伪又虚荣,让容言玉打心底里感(gan)到不(bu)喜。

所幸,他(ta)有一个(ge)十分(fen)关爱(ai)他(ta)的家庭,即便父(fu)母的身份(fen)不(bu)同寻常(chang),甚至已经(jing)超(chao)出了一般(ban)贵(gui)族,但(dan)他(ta)们却依然不(bu)会像那些贵(gui)族一般(ban),煞费(fei)苦心,希望自己(ji)的孩(hai)子能够(gou)达到一个(ge)怎样的地位,借(jie)此(ci)来满足自己(ji)的虚荣心。

容言玉庆幸的是,自家的父(fu)皇(huang)和母后(hou)都(du)是大智若愚之人,表面上大大咧咧,什么事情都(du)不(bu)在意,但(dan)其实内心细腻,该(gai)注意的东西,他(ta)们一点儿(er)都(du)不(bu)会忽(hu)略。而(er)那些外在的东西,他(ta)们也的确不(bu)在意。

内在的品质,才(cai)是最为重要的。

这是从(cong)小父(fu)母教(jiao)导他(ta)的东西。

也正因为如此(ci),一直到现在,这么多(duo)年以来,容言玉从(cong)未碰到过(guo)令自己(ji)动心的女子,他(ta)也不(bu)会随便娶一个(ge)门当户对(dui)的女子。原本(ben)以为,这辈(bei)子也就(jiu)这样了,能够(gou)找到妹妹,已经(jing)是他(ta)觉(jue)得这辈(bei)子非(fei)常(chang)幸运的事情了。

直到他(ta)遇到裴羽墨。

他(ta)才(cai)知道,原来这个(ge)世界(jie)上,还(huai)有比(bi)这件事情,更(geng)为幸运的事情,那便是遇到她。

动心的感(gan)觉(jue)很(hen)奇妙,有点儿(er)纠(jiu)结(jie),有点儿(er)挠人,也有点儿(er)甜蜜。许多(duo)情感(gan),以前从(cong)未出现过(guo)在容言玉的心里,但(dan)这会儿(er),却通通都(du)经(jing)历了一个(ge)遍。

不(bu)过(guo)离开(kai)她短(duan)短(duan)两个(ge)多(duo)月的时间,容言玉便知道了何为思(si)念,何为煎熬(ao)。

原来见不(bu)到一个(ge)人,是这样的感(gan)觉(jue)。吃(chi)饭(fan)时,面前会浮(fu)现起两个(ge)人一起用餐(can)时的场(chang)景(jing),走过(guo)熟悉的道路,面前似(si)乎(hu)也浮(fu)现起她调皮的模样,她的音容笑貌,原来在不(bu)知不(bu)觉(jue)之中,已经(jing)深深地印在了他(ta)的脑海(hai)中,根(gen)本(ben)就(jiu)挥(hui)之不(bu)去。

因此(ci),容言玉迫切的希望,可以见到自己(ji)心里的那个(ge)人儿(er)。

即便这是在比(bi)赛中,但(dan)那又如何,原本(ben)他(ta)也是父(fu)皇(huang)拉来给(gei)妹妹凑(cu)数的。

无故(gu)躺枪的容舒玄:???

这一切,容言玉并(bing)不(bu)在意,只要能够(gou)见到她,就(jiu)够(gou)了。

在看(kan)到裴羽墨那一刻,容言玉忽(hu)然明白(bai)何为人生的圆满。也许那一刻,他(ta)真切的感(gan)受到了,圆满是这样的感(gan)觉(jue)。

看(kan)着面前脸上带着一丝(si)不(bu)好(hao)意思(si)的裴羽墨,容言玉的眼底一片温柔,几(ji)乎(hu)让裴羽墨要溺死(si)在其中。

天(tian)哪,容言玉居(ji)然用这样深情款款的目光(guang)看(kan)着自己(ji),若非(fei)自己(ji)内心强大,裴羽墨恐怕已经(jing)站不(bu)稳了。她赶紧(jin)在心里安(an)慰自己(ji),要是换(huan)做其他(ta)普通女人,被(bei)这般(ban)俊(jun)美的男人深情的看(kan)着,恐怕早就(jiu)幸福(fu)得晕死(si)过(guo)去了。

所以,她裴羽墨还(huai)是很(hen)棒(bang)的,至少没有晕倒!

裴羽墨刚(gang)刚(gang)在心里鼓(gu)励完自己(ji),容言玉的下一句(ju)话(hua),就(jiu)让她差(cha)点儿(er)晕倒了。

容言玉轻轻的说道:“羽墨,等国(guo)土争霸(ba)赛结(jie)束之后(hou),我们就(jiu)成(cheng)亲吧(ba)。”他(ta)一刻都(du)不(bu)想等了,他(ta)希望面前的人儿(er),快些成(cheng)为自己(ji)的妻子,成(cheng)为他(ta)的太子妃。

他(ta)想让全天(tian)下的人都(du)知道,他(ta)们两情相悦,并(bing)且会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走过(guo)这一辈(bei)子。

裴羽墨瞪大了眼睛(jing)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(kan)着容言玉,她不(bu)晓得自己(ji)花费(fei)了多(duo)大的力气,才(cai)勉强忍住,没有在容言玉面前笑出声来。

是的,笑出声。

自己(ji)最喜欢(huan)的男子跟(gen)自己(ji)表白(bai),而(er)且还(huai)急着要把(ba)自己(ji)娶回(hui)家去,换(huan)做谁,不(bu)都(du)得笑出声吗!

裴羽墨忍住内心的激动和无措,脸上更(geng)是憋得一片通红(hong)。

咳咳,不(bu)行,她必须要忍住。她不(bu)能让容言玉知道,自己(ji)是这么急不(bu)可耐的女人,等下他(ta)以为自己(ji)是一个(ge)随随便便就(jiu)能娶回(hui)家的女人怎么行!

裴羽墨一张小脸通红(hong),落入容言玉的眼中,他(ta)自动代入,面前的人儿(er)肯定是害(hai)羞了,否(fu)则怎么会这般(ban)不(bu)好(hao)意思(si)。

不(bu)过(guo)他(ta)可以明白(bai),无论是哪个(ge)女子,乍一听(ting)到这个(ge)消息,怎么会不(bu)害(hai)羞呢?更(geng)何况,他(ta)们是两情相悦的有情/人。

这样的墨儿(er),容言玉觉(jue)得,她更(geng)可爱(ai)了。

若是容言玉知道裴羽墨内心真实的想法(fa),恐怕就(jiu)不(bu)会这般(ban)想了。

这句(ju)话(hua),容言玉并(bing)非(fei)以传音的方(fang)式,而(er)是直截(jie)了当的说了出来。

因此(ci),旁边的人,都(du)听(ting)得清清楚楚。

小决(jue)几(ji)个(ge)人忍不(bu)住瞪大了眼睛(jing),这是不(bu)是苏(su)姐(jie)姐(jie)所说的,大型的求婚(hun)现场(chang)?天(tian)哪,这也太劲(jing)爆(bao)了吧(ba)。

没想到言玉哥(ge)哥(ge)一刻都(du)等不(bu)了了,就(jiu)想将(jiang)羽墨姐(jie)姐(jie)娶回(hui)家。

不(bu)过(guo),他(ta)支持(chi)言玉哥(ge)哥(ge)!

苏(su)晚卿看(kan)着裴羽墨一瞬间“羞红(hong)”的小脸,嘴角(jiao)微微抽(chou)了抽(chou)。

她不(bu)止一次(ci)的怀(huai)疑,裴羽墨究(jiu)竟(jing)是不(bu)是一个(ge)现代人。

她哥(ge)哥(ge)不(bu)清楚,她作为裴羽墨最亲密的朋友,又有着现代人的思(si)想,自然看(kan)得十分(fen)清楚,也十分(fen)了解(jie)。

裴羽墨这个(ge)女人,她根(gen)本(ben)就(jiu)不(bu)是害(hai)羞!她分(fen)明是激动地脸都(du)憋红(hong)了,如果(guo)苏(su)晚卿没有猜(cai)错的话(hua),这货(huo)肯定是因为憋得难受,脸才(cai)会红(hong)的。

让裴羽墨这种女人害(hai)羞什么的,这种事情,绝(jue)对(dui)是不(bu)存在的!

试问,一个(ge)整天(tian)不(bu)呆在天(tian)离国(guo),全世界(jie)到处跑着去看(kan)帅哥(ge)的女人,会感(gan)到害(hai)羞?天(tian)塌(ta)下来,她的脸皮都(du)不(bu)会动摇半(ban)分(fen)。

因为太厚(hou)了。

是的,大名鼎鼎的天(tian)离国(guo)的羽墨公(gong)主,在外面习得十八(ba)般(ban)武艺,不(bu)是因为真的如她所说一般(ban),外面的世界(jie)这么大,她想要多(duo)去看(kan)看(kan)。

她只是单(dan)纯(chun)的要去看(kan)帅哥(ge)罢(ba)了。

苏(su)晚卿想起裴羽墨在自己(ji)面前一副(fu)理所当然的模样,再想想她当时嫌弃的眼神。

“天(tian)离国(guo)除了六哥(ge),根(gen)本(ben)就(jiu)没有帅哥(ge)了,现在六哥(ge)的脸蛋也没有了,我在天(tian)离国(guo)待着,还(huai)有什么意义!”

至此(ci),苏(su)晚卿并(bing)未告(gao)诉裴羽墨,其实你六哥(ge)的脸蛋根(gen)本(ben)没有毁(hui)容,他(ta)好(hao)着呢!但(dan)想一想裴羽墨的性子,以及她一颗色的女心,苏(su)晚卿决(jue)定将(jiang)这件事情当做心底里最深处的秘密。

天(tian)知地知,她知裴修知,即可。

至于裴羽墨,让她去祸(huo)害(hai)其他(ta)的男人吧(ba)。

这不(bu),不(bu)是摊上自家的老哥(ge)了么?

苏(su)晚卿看(kan)了一眼容言玉深情款款的眸眼,嘴角(jiao)忍不(bu)住又抽(chou)了抽(chou),她忽(hu)然很(hen)想看(kan)看(kan),若是自家老哥(ge)知道了裴羽墨的“真面目”,不(bu)知道会作何感(gan)想?

会不(bu)会感(gan)到十分(fen)的激动呢?

恐怕不(bu)会。

算了,这件事情太危险了,她还(huai)是不(bu)要想了。

人生,最重要的,就(jiu)是天(tian)下太平。

毕竟(jing)她以前的愿望,一直都(du)是世界(jie)和平呢。

裴羽墨站在原地,脑海(hai)中胡(hu)思(si)乱想了许久(jiu),等她激动完回(hui)过(guo)神来,容言玉一双漂亮的星眸还(huai)在紧(jin)紧(jin)地盯着她看(kan),眼里隐隐带着一丝(si)……担(dan)忧?

他(ta)担(dan)心她不(bu)答应!

裴羽墨得到这个(ge)认知之后(hou),内心忍不(bu)住在咆哮。

她怎么可能不(bu)答应?她有什么理由不(bu)答应?

容言玉长(chang)得这般(ban)俊(jun)美,是几(ji)乎(hu)可以和六哥(ge)并(bing)排走天(tian)下的男人了!她怎么可能会拒(ju)绝(jue)!

裴羽墨到底还(huai)有点良心,在她的心里,裴修那张绝(jue)美,不(bu),帅气的脸蛋,还(huai)是靠前那么一丢丢丢的。虽(sui)然只有指甲壳的一丢丢,但(dan)那也是一丢丢!

裴羽墨这般(ban)想着,觉(jue)得自己(ji)真是对(dui)六哥(ge)太好(hao)了,她幽幽的看(kan)了一眼裴修,一副(fu)“看(kan)我对(dui)你多(duo)好(hao)”的模样。

裴修:???这莫名其妙的眼神是什么意思(si)。

容言玉感(gan)觉(jue)自己(ji)一颗心起起伏(fu)伏(fu),七上八(ba)下。

虽(sui)然他(ta)知道,羽墨大抵不(bu)会拒(ju)绝(jue)自己(ji),但(dan)就(jiu)在她沉(chen)默的那一段(duan)时间,即便只有短(duan)短(duan)几(ji)个(ge)呼(hu)吸的瞬间,都(du)让容言玉感(gan)觉(jue)十分(fen)的难熬(ao)。

他(ta)第一次(ci)感(gan)受到,时间流逝得这么慢。

等待一个(ge)答案,原来是这么困难的事情。

太折磨人了。

就(jiu)在容言玉忍不(bu)住开(kai)口想要再次(ci)询问裴羽墨的时候(hou),裴羽墨忽(hu)然抬起小脑袋,大声说道:“我愿意。”

声音之大,震破天(tian)际。

苏(su)晚卿:……

果(guo)然是个(ge)忍不(bu)住的色的女!

哥(ge)哥(ge),你睁大眼睛(jing)瞧瞧她!

简约军事网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1|2|3|4|5|6|7|8|1|2|3|4|5|6|7|8|1|2|3|4|5|6|7|8|1|2|3|4|5|6|7|8|硝化细菌多久放一次|烘焙模具十大品牌|电商培训班视频教程|薄针织衫女打底薄款|风机型号|9|10|11|12|13|14|15|简约军事网|日韩浮力|简约军事网|16|17|